管家婆彩图

王震:别树一帜的进新疆动员大会

发布时间: 2019-03-09

王震于1949年10月初来到酒泉。酒泉古称肃州,传说城东门外有水泉,当年班超通西域途经这里,把一罈酒倒在泉中,将士舀水痛饮,从此得名。它是河西走廊上的古代名城,是这条自古通往中亚“丝绸之路”交通要道上的大商业口岸。远在15世纪,这里就曾是新疆、包头、兰州及新疆南路商业上的转运点。但到16世纪末叶,由于连年战役,民间贸易逐渐没落下来。

王震一到酒泉就忙起来。除了连续接见国民党军起义将领,持续交代政策,商谈起义部队的改编事宜,主要是忙进军新疆的准备工作。经过长期的斟酌,在他头脑中早已构成进军新疆的蓝图。但当此刻将它付诸履行的时候,却有不少意想不到的艰难。进军新疆的任务是光荣的,但又异样艰巨。行军路线长,地形复杂,景象恶劣。

到达酒泉这天,王震把胡子刮得净光,显得特别神采奕奕。他一下车,就愉快地对郭鹏、王恩茂说:“同志们,咱们到边疆去的愿望就要实现了!”接着就叫人发展地图,指着天山以南的大盆地,笑着说道:“比南泥湾怎么?大多少百倍!”看来,进军新疆屯垦戍边的念头,早在他的脑筋里三思而行扎下根了。

从酒泉至迪化2506里,迪化到伊宁1396里,酒泉至喀什5094里,喀什到跟阗(现名跟田)1028里。沿途要经由渺无人烟的戈壁瀚海,翻越高入云霄的雪山峻岭。当时新疆不一寸铁路,公路路况极差,交通工具十分缺乏,从起义投诚军队接收的汽车大都破烂不堪,辎重粮秣无奈全部载运,多数入疆部队只能徒步走进。

时值10月,塞外漠北风寒水冷,很多部队的御寒物质尚未备齐。同时,新疆又是个少数民族聚居地区,语言不同,风尚各异,这给部队开进带来诸多不便和很大难题。

诚然王震从不惧怕困难,但又必须正视这些艰苦,主意一一克服,才华迅速地胜利实现进军新疆、统一西北的大业。所以一到酒泉,他便教唆全军放松进行组织准备。10月1日,第一兵团成立酒泉至迪化运输司令部,任命在酒泉起义的原公民党第八补给区司令曾震五为司令员,具体组织指挥空运和车运兵员的工作。并在酒泉成破甘新物资供应站,在酒泉、哈密设破了空运指挥所(后又在迪化组建指挥机构)。又请兵团政委徐立清招集第二军政委王恩茂、第六军政委张贤约奇特选拔一批精良干部,以备进疆后改编起义部队和建立地方政权之用;由兵团参谋长张希钦、第二军军长郭鹏、第六军军长罗元发负责进疆后的生产建设预备工作,在酒泉就开始筹备各种出产工具;由兵团政治部副主任曾涤,会同各军政治部做好部队进疆的思维工作和民族政策教诲,并把一路招募储备的常识分子组织起来,分门别类制定各种建设新疆的打算。